网站名称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行业动态INDUSTRY DYNAMICS

当前栏目: 首  页Home > 新闻中心NEWS > 行业动态INDUSTRY DYNAMICS

中外环保专家齐聚成都 为大气污染防治献智助力

更新时间: 点击:380 所属栏目:行业动态 Update Time: Hits:380 Belong Column:INDUSTRY DYNAMICS
大气复合污染如何产生?污染防控措施如何评估?成都大气污染源有哪些、现状如何?其他地区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这些问题在2017空气污染控制成本效益与达标评估国际学术研讨会(ABaCAS)上得到分析与探讨。

中外专家支招大气污染防治

中国大气环境有什么控制对策?在主旨报告环节,中外专家学者就相关话题进行了专题报告。

“近年来,我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取得明显进展,2013年至2016年淘汰落后炼钢炼铁产能1亿吨、水泥2.3亿吨、累计关停能耗高、污染重的落后煤电机组约1500万千瓦。配合出台的一系列密集政策,大气环境管理能力稳步提升。”来自中国环境保护部的李阳对中国大气环境形势与控制对策进行了介绍,她表示,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下一步我们首先要推动落实《大气十条》和约束性指标,即全面实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收官工作,加强监督考核和评估。其次要突出抓好燃煤锅炉、工业、机动车、联防联控、重污染天气等方面重点任务落实,并强化科技支撑,做好源解析等工作,提升大气污染防治科学化、精准化水平。

“我们也面临着和中国一样的空气污染问题。”美国环保署的Dale Evarts谈道,美国的空气污染治理从防治措施、评估体系、科技研发、协同合作多方面入手。尽管中美自然地理条件有所不同,空气质量评价体系也有差异,但是一些共同的措施建议还是值得分享,“首先要设定可衡量的目标和路线图,其次要收集和及时公布信息,第三要鼓励公众参与,第四在保持清洁区域更加清洁的同时,利用可控的高科技手段清除污染区域的污染,另外要确保责任落实,并推进培训制度。”

专家观点

四川以扬尘源、机动车、燃煤源等为主要排放来源

研讨会上,环保大咖们摆数据、讲实例,通过精细可靠的科学分析,充分论证了自己的观点,并提出一系列意见和建议。

“目前,我国空气污染面临冬季雾霾问题和夏季臭氧污染双重挑战。”在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远航看来,臭氧的治理难度大于PM2.5,而且影响更大,在珠三角地区,臭氧已成为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他提到,空气质量若要实现持续改善,管理决策应从总量减排为主转向多目标约束的目标管理。

四川省环科院大气所所长、高级工程师陈军辉利用数据图表对四川盆地大气污染特征与成因进行了分析:“从气象条件看,近年来,降水方面全省降水呈逐年减少趋势,空间分布上呈现‘东多西少’的局面,降雨天数由西南向东北逐渐减少;温度方面,全省温度整体呈上升趋势,冬季上升趋势显著,空间上呈现东高西低的特征,差异显著。风速方面,全省风速整体较小,且整体呈减小趋势。总体说来,气象条件越来越不利。”另一方面,全省对成都平原城市群、川南地区城市群、川东北地区城市群等主要城市群开展了大气源解析工作。结果显示,成都平原二次污染较为严重,挥发性有机物较高,机动车、燃煤、扬尘源为主要排放来源。

“由以上我们可得出结论,四川省不同区域源解析和源清单结果有较好的一致性,均以扬尘源、机动车、燃煤源、工业过程源等为主要排放来源,表明四川省相比于其他发达地区灰霾污染成因更为复杂。其次,四川省的气象特点为风速小、湿度大、边界层高度低,整体扩散能力弱,气象条件较差。”陈军辉总结道。


聚焦成都

控制机动车污染是关键

据了解,本次会议自举办以来是首次在成都召开。会上,不少专家学者也将目光聚焦到了成都的大气环境。

“成都市的机动车保有量目前已居全国第二。近年来,我们对机动车的研究力度也越来越大。从2008年开始,成都完成了中心城区机动车排气污染现状及控制对策研究、在用轻型客车排气污染检测,正在进行大气污染源排放清单建立及更新工作,其中移动源为重要组成部分。基于专业模型,我们对成都中心城区6个大气常规监测点位进行模拟分析表明,机动车是成都市中心城区环境空气中二氧化氮和一氧化碳污染的主要来源。”成都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谭钦文介绍,从2007年开始,成都市环科院与南开大学长期合作开展成都市大气颗粒物来源解析工作,根据2015年成都市PM2.5综合源解析研究结果显示,移动源(道路移动源和非道路移动源)是最大的贡献源,由此控制机动车污染成为成都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重点内容。

“成都对颗粒物PM1的研究比较少,由此我们选择它进行研究。通过采样分析得出,PM1浓度夏季较低,冬季较高。”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教授叶芝祥就成都市大气颗粒物(PM1)污染特征及来源分析做了分享。通过对其离子浓度、元素组成等方面的分析,他建议,成都在大气污染防治中,除了要控制氮氧化合物的排放,还要控制氨、挥发性有机物以及二氧化硫。